當壞品味遇上低智化的香港

不只是政治,吳亮星議員問有關官員飲「鉛水」會否延年益壽,然後又誣陷五個失蹤的香港人是北上召妓,到底我們的議員又可以有幾高質?他們不像公屋户要飲鉛水,腦袋一直過著離地的生活,飲紅酒飲到智障。低處不算低,吳亮星只是低能。低能總不及賤人來得賤,近幾年香港出現了《100毛》與《毛記電視》,當中他們的創辦人都是同一夥人,有電台底子,身邊都是歌手朋友。本來弄娛樂就不是問題,但被人發現內容抄網上討論區一眾鄉民的成果,加一點政治內容就覺得自己很好笑,把挖苦解讀成「串」。其中《毛記電視》多次去騷擾政治人物、要做到嘩眾取寵的效果,竟然深得一眾香港人的歡心。有些時候不是不可以搞笑,而是動機是什麼,你要知道自己笑的究竟是什麼?你笑的背後是縱容他們重施故技,例如是上網偷圖、騷擾一些人、挖苦別人的打扮什麼的。

2015的所謂香港樂壇就有「毛記電視」的勁曲金曲加盟,本身《毛記電視》的成立目的是惡搞電視台,事實上心態是又要討厭無線但又要恥笑。連帶它們的節目也是以無線為基礎,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本身他們就有不少藝人撐場,而藝人也需要上這個平台表達自己的「政治立場」,賺取光環。本來玩玩下也不是問題,問題是這種模式玩二次創作、歌詞食字的模式都已經是老土,多是食字GAG,表面是諷刺民生時事,但已經進化到人身攻擊。一直以來高登討論區均有網民的集體創作,而如今被人盜取成果。今日的二創、惡搞漸變成商品化,網民又有利用改歌賺取一分一亳嗎?

現在這樣的一個節目可以踩上舞台,兼且有電視台直播。演出的門票更比任何歌手的演唱會更快售罄,代表的是香港人的確很苦悶。與其是關心政治的,真的站出來,而不是在家自我感覺良好。事實上那些歌又很好笑嗎?這種低級的娛樂比《頭條新聞》更賤,諷刺與賤只是差一線。諷刺是要給人反省,而這種賤除了「虛偽」的笑還有什麼?真正又可以做到什麼?不只是音樂,整個香港的文化也逐步走向尖酸刻薄,電影無故加些政治化的對白,生硬無力。而《100毛》這群人也有在出版界立足,他們的作品也是靠包裝而不是內容為先。只可以話他們這種扮文青的包裝深得青年人歡心,事實上中年人的生活也苦悶所以看到有「搞笑」的東西就只有跟風。

19ec2p1
香港樂壇生病了。但病因不是吳業坤如何拿走三個大獎,而是有這些不務正業的人帶出壞品味,立心不良。同樣是搞笑,當年的軟硬也不會以人為目標去笑,今日的香港只要講政治就忽然變了良心與英雄,但欠缺對人的尊重又會是我們想要的?14年出現扮韓星的天堂鳥/Faith,15年有女子組合FFx。FFx的MV用九百元拍攝,其後發現那間公司還欠攝影師的錢。然後群眾的焦點不是為攝影師去討回公道,而是恥笑那四個女生的打扮。紛紛去模仿與復製。結果愈笑愈紅,15年年頭天堂鳥得到港台頒發的新人獎。而今年FFx也得到了新城的新人獎。天堂鳥/Faith有新歌推出,果然是不死鳥。

在香港各行各業也出現著這種模仿、偽冒者成為「大嬴家」的現象。港女在韓國食過蜂巢雪糕有樣學樣連招牌也抄得一樣開店,大受歡迎。就連正店來香港開店也比不上它們。手機遊戲《神魔之塔》抄襲事件未了…還有還有

香港人愈來愈愛壞品味,人也愈來愈走向低智化。這是一個現實。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