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巨聲》的七年之癢(一)

2015年被譽為是內地音樂界的一個定點–「超女十年」。當日李宇春一個中性化的刺蝟頭風靡萬千少女,更上了時代雜誌封面。原來性別是可以這樣反轉,再加上強勢的投票《超級女聲》的收視勝過第一屆。就這樣李宇春、周筆暢漸漸成為了內地樂壇的中流底柱。十年過去李宇春離開天娛老家,周筆暢成為繼那英後第二個踏上香港紅館的歌手。那一屆超女後,往後的超女成績都比不上前輩。06年的冠軍尚文婕成了時尚天后,打扮以奇葩見稱。09屆冠軍江映蓉除了偶爾出出單曲,基本上也打不進台港市場。更不說11年的小妹妹段林希,本身樣子就是做明星的先決條件,洗不去那種很土的味道。而內地小清新民謠輩出,也不需要這樣的創作歌手。基本上11屆是販賣季軍劉忻的奮鬥,最後一搏的故事。

當吳業坤在無線的《勁歌總選》與《叱吒》台上爆喊,就想起了劉忻。一個有五年見報率、曝光率的人因著發片與簽了唱片公司而成為「樂壇新人」。這件事是很廉價的,其他有唱片廠牌的歌手也沒有如此多見觀眾的機會。雖然現在有網絡有社交媒體,歌手會建立自身的平台,但電視還是最直接接觸各個年齡層的觀眾。也因著與四大唱片公司存有芥蒂,這些公司的歌手除了慈善節目基本上不會在大台出現。而他們的MV會在ATV出現,然而ATV也快結業,有誰看?

TVB-The_Voice

吳業坤在《超級巨聲》出身,其後有機會進勁歌金曲、飲食節目主持,現在還有參演劇集《愛回家》。他在台上講到自己在TVB捱了五年很慘,看著昔日參加比賽的同伴可以發展歌唱事業,而自己未能成事。說到慘,要不是《星夢傳奇》做了十多年茄呢啡的鄭俊弘、鬼妹陳明恩又會有機會圓歌手夢嗎?目前TVB有不少藝人都曾經是歌手,陳展鵬、曹永廉、王浩信,他們又要因懷才不遇而哭嗎?在TVB的《萬千星輝頒獎禮》中,當了二十多年演員的韋家雄終於得獎了,他的哥哥就是韋家輝,大可以靠哥哥搵食。經過生意失敗,做回演員。從一些閒角、智障角色做起,終於要成為男配角。很多時候得獎不代表一切,麥長青拿過了男配角還是經歷過事業的低谷。
每一個機會也應該爭取。超女的劉忻與鄭俊弘的故事也差不多,有機會被唱片公司簽下,前者經過了訓練,出了一首單曲、投閒置散幾年被解約。在北京生活艱難,只好連電視台扮公仔的工作也要接。終於在超女的舞台被賞識,作最後一搏讓自己心死。鄭俊弘是新秀的二強,賽後簽約華星唱片,但公司破產了。唯有加入藝訓班,從低做起。這樣就是十多年,要不是在《星夢傳奇》唱下陳奕迅的《時代曲》為人熟悉也不會有今天。

有些人天生樣子好有條件,有些人只有默默耕耘。即使耕了,也未必會葡萄成熟時。看看近幾年的新人發展成怎樣?又看看年中有多少人會消失在樂壇之中。羅力威早在09年在亞視亮相,好不容易簽下英皇,但歌曲回響不大。SIS樂印姐妹形象老土,15年接近失蹤。糖兄妹已解散。更加不要談謝偉倫、FABEL等等。有些新人只是曇花一現罷了。在音樂圈、娛樂圈生存最重要是遇上伯樂,然後是樣子與歌藝,如何討好你的聽眾、性格是如何煉成,都要用時間去證明。

坤哥拿了叱吒三個大獎不可以證明什麼,只是一個新的起點。在他的演詞只有「葡萄味」,而他的歌也有種「廢青味」。《原來他不夠愛我》談的是一隻觀音兵的故事,男孩有骨氣的話就不用做兵,不需要自憐自作苦情。奈何報紙與他的形象都認為他是這樣的醜角,所以唯有做世界仔。真音樂要有自己的色彩,要有技藝,他需要的是磨練,歌曲更需要故事與情感。社會上的人評論的時候只是看他的故事,而忽略技藝。這對音樂的發展並不好,又要嫌人是K歌,但自己又要追捧。轉眼間由09年到現在TVB的《超級巨聲》迎來七年之癢,坤哥已經比其他寂寂無名的參賽者好運得多。沒有懷才不遇,只有自己如何創造與造化。三年後、五年後,你會在那個位,這都是你自己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