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巨聲》的七年之癢(二)

零九年,TVB舉辦第一屆《超級巨聲》對撼當時仍有一點競爭力的亞視,當時亞視推出《亞洲星光大道》,而亞視是購入了台灣《超級星光大道》的版權才進行比賽。過往TVB也有模仿的例子,亞視有《今日睇真D》、無線立即弄個《城市追擊》、《全線大搜查》到今日發展成《東張西望》。始終TVB有大台的魔力,輕易找來唱家班、音樂創作人作評審。而《超級巨聲》與《亞洲星光大道》也理所當然成為追夢年青人的平台。而亞視沒有慣性收視,《超級巨聲》的受眾層會比較廣泛。兩個節目同期推出,但事實上TVB並沒有心舉辦節目,沒有想過往後這些選手的發展。有些選秀比賽的優勝者終究會有唱片公司合約一份,而這些比賽得到個獎座與獎品就了事,實際上沒有誠意。

從梅姐的第一屆新秀開始冠軍就是得到唱片公司的青睞,華星就是新秀歌手的聚集之地。許志安、何韻詩、梁漢文、鄭秀文、陳奕迅、楊千嬅等都是華星老友記。千禧年過後,華星倒閉,新秀就冠名給英皇娛樂負責。今天看到的泳兒、鍾舒漫都是這樣出身。直到不知何時,新秀比賽再得不到重視、甚至比賽移到午夜轉播,再沒有冠名。就連優勝者是誰也再得不到重視。要提一提林奕匡,他是07年的《全球華人新秀歌唱比賽》的季軍,但比賽過後寄履歷、DEMO到各大唱片公司也無法圓夢。要等到09年才得到SONY MUSIC的青睞,簽下唱片公司的背後是靠自己的努力。這樣我們去想選秀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嬴了比賽、得不到保障,是叫參賽者有新的開始還是回到舊有的生活?

wnep054p01b_sm245

內地的選秀因著《超級女聲》的成功而在各地方電視台相繼出現,到今日有《夢之星》、《中國好聲音》,這些的舞台不乏「二次選秀者」,有些人更曾經發片。而其中香港《超級巨聲》也有曾經在內地選秀的選手參與其中。《中國好聲音》有造假的成份,它們會招攬一些在香港半紅不黑、又向唱片公司招手。當中Robynn&Kendy、鄧小巧、Killersoap的陳樂基也是比較有知名度的選手,當中前者在香港發片,有唱片公司廠牌。鄧小巧是《超級巨聲》第一代的參加者,在TVB旗下的唱片公司發過歌。現在在這些節目的參賽者有部份也不是一張白紙,硬要把他們塑造成夢想的代言人。

說TVB無心打造這些「巨聲」也不是過份,且看第一代的頭三甲,比賽過後失蹤。第一代的巨聲目前有機會發片、演戲的並不多,其中有將軍澳吳尊之稱的許廷鏗是眾人之中發展得最好,出道五年主要唱唱電視劇主題曲,憑《青春頌》奪得十大金曲。一出道就有與TVB千絲萬縷的唱片公司支持,也憑著他的樣貌與牙醫的正氣形象討得歡心。此外,許廷鏗也不是進入十強的參賽者,驗證了「your face,your fate」的道理。

現在第二代的坤哥憑《愛回家》為人熟悉,同樣是《愛回家》出身的還有林師傑,講到等機會、他與坤哥的情況可謂是不相伯仲。一個木偶哥的角色、六首由他親自作曲的《愛回家》插曲,終於在14年奪新人獎。可是情況不像坤哥幸運,人家等那麼久還未發片。同一家唱片公司,命運也迂迴。同樣是第一代巨聲還有何雁詩,十強不進。但本身可愛的形象、高爾夫港隊的背景,讓她與林師傑都有機會成為14年星夢娛樂旗下的藝人。目前有機會參與拍劇,其中《四個女仔三個BAR》就有活潑的表現。

而第一代的隊長劉威煌曾經在TVB與其他男星組成「Super 4」,但始終紅不起。15年終於去了新的公司,36歲之齡成為「新人」。做藝人,有些東西不能急進,特別是簽了TVB合約,有利有弊的。畢竟TVB的藝員制度提供穩定收入,可是公司不捧紅就只有當閒角。現在「坤哥」的當紅都是因為他在14年的台慶當「棋子」,觀眾對「閒角」產生同情。從而為何15年他能夠橫掃四大頒獎禮的新人獎,有觀眾緣、也有對他產生同情的心理反映,這是現實。那當然有天時、地利與人和。特別是當四大唱片公司的歌手甚少在TVB出現,就只有PLUG親生仔女星夢娛樂的歌了。其餘還有一些參賽者轉型當演員,其中周志文/志康攣生兄弟,唱歌只是一個短暫的路。今屆TVB台慶的視后胡定欣也曾經是新秀選手,經過十多年輾轉去藝訓班,在另一方面也出頭了。

可以批評TVB的節目差、工作環境差,但的確引證了它有很多的資源去養活一班人。可以將他們由零變壹。《超級巨聲》從第一季開播集數與關注度愈來愈少,某程度是選秀的同質化,內地有更大製作、大夢想、香港即使選了什麼也沒有,開始被唾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