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牛頭角青年》到旺角青年.如果我們都只願做旁觀的青年?

My Little Airport的《牛頭角青年》在2012年發表,歌曲收錄在大碟《寂寞的星期五》內。直到2014年在電影《金雞sss》裡的一首《美麗新香港》都帶出對香港的情感,在《美麗新香港》的「這香港已不是我的地頭」,相信是近日「旺角騷亂」之後很多中老年人的看法。「點解香港變成咁?」、「千萬不可以亂」、「而家的青年是廢青」相信都聽得太多。14年爆發的雨傘運動無疑是改變了這一代青年的看法,當年八十後反高鐵、保天星皇后,如今九十後擔大旗反國教、否決政改,特別是一班初中生為了政改罷課。再想想自己的初中,根本不成氣候,那當然現在資訊發達也催生了學生組織,也讓學生容易發表意見。再者,今日的香港的確與十年前不同,十年前再怎樣政府還會跟著程序去處理,怎會想到十年後警察的濫捕、立法會內為了讓政策盡早通過而繞過一些委員會。

hqdefault

隨著更多的事情發生,反東北(財委會已通過前期撥款)、反網絡廿三條(現在通過了二讀,往後有三讀)、機場三跑、高鐵超支的六百多億(2010年說高鐵的費用就是六百多億,五年後埋單要千億。)還有全民退保等等的大事,當然最重要的是政改。人大八.三一框架限定香港要跟隨中央訂下的方式普選傀儡,刻意讓有些候選人不能入閘,變相是中央的所屬之人。真普選的方案得不到民間的支持,結果由學生運動演變成雨傘革命。

在整個雨傘運動均由學生主導,後來政黨與社會人士搭建大台,因「大台」的問題而觸法起其他市民的不滿。雨傘運動最成功的莫過於九.二八佔領街道與擋住催淚彈的一瞬。其後,搭建自修室、無了期的佔領,已經沒法再給威脅政府。曾幾何時曾向特首發下最後通諜,在佔領開頭警方與示威者的確對「運武器」有不同的意見,也曾傳學生與市民打算圍政總最後一搏,但兩位大學校長的出現平息了當時緊張的氣氛。回想起九.二八,就是一場惡夢。親眼看著警方拿著AR15指著群眾,獨自跟著其他市民到橋上避難。警察無論有沒有開槍,他已經是惡魔,已經是錯。在香港警方是為政權維穩,為政權服務。於是,社會的兩極化愈來愈明顯,藍絲與黃絲帶至今仍然在爭論之中。不論是什麼絲帶,香港逐漸失去人與人之間和而不同的特質,既是世代之爭、更有的是各走的極端。

雨傘運動讓某些中產階層帶來了政治覺醒,也為勇武派本土派帶來了組黨結社的機會,正因為對大台、對左翼支配著運動的不滿所以有些青年人在往後有別的想法。在區選獲得一席的「青年新政」、四眼哥哥鄭錦滿的「學生前線」(組織已解散),參與光復行動的「本民前」與「城邦派」。或者本土派在論述上不成氣候,但面對目前香港的環境他們的行動帶來了契機,暴力衝擊。My little Airport的《牛頭角青年》終於在16年變成了旺角青年。

「全世界都有暴動的青年 香港幾時先出現?
再過春天 再過秋天
這裡都不會改變
或者永遠都不變
如果我們都只願做旁觀的青年」

也許二月八日在旺角的青年的所作所為未必乎合大眾的要求,對大眾來說多是停留在道德感召和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層面。就如為何在雨傘初期大眾對學生被警察包圍感到同情,紛紛上前聲援。要知道要大眾接受一個運動就要由低門檻做起,雨傘運動的轉換ICON、掛掛絲帶、什麼連儂墻與唱歌都是容易令人受落的,也要知道的是每個人一開始都是所謂的「左膠」,期待和平與烏托邦的世界。故此在雨傘運動就有「藝術品」與香蕉奶這類「社運歌手」出現,祈求成名與抽水。而在傘運中參與者一直強調非暴力,遇著警方的清場也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相對旺角佔領區的腥風血雨,黑幫的騷擾與警察的縱容,金鐘相當和平。雨傘運動還建立了有香港特色的抗爭手法,成立自修室。

長達七十九天的傘運除了要爭取真.普選外,在當中還出現了不少的警暴。曾健超被七警暗角打鑊、退休警司朱經緯亂打路人並稱棍子是手臂的延伸、社運人士在警車被毆打、學運領袖黃之鋒被警方揸春袋。警權無限大,人權被出賣。社會出現了一股愛警力量,在傘運當時就已經有濫捕的情況,有些示威者要靠網絡的片段才可以脫罪。而警察展示出一副對示威者的仇恨,曾經聽過一些警員講過「普選」與自己沒有關係,有時也很懷疑這些警員是否香港人,連時事也可以忽略。難道警員就自身沒有一點的個人批判?警察仇恨示威者有很多原因,一方面是增加他們的工作。另一方面也來至示威者的辱罵。不過仇警情緒的建立也是因為警察在處理事情上程序不公,還有就是在眾多的示威之中示威者已被制服還施行暴力。而警隊內部在雨傘運動中也只容納一種意見,被同袍排擠的學警被迫請辭,而持相反意見的警察也反被告。

二月八日的事情發展得突然,本來就是小販擺檔的問題因警察的介入而引發騷亂。最離奇的是交通警向天鳴槍,而在那個情況下警員是可以撤退並不是開槍。槍開了,問題更大。一就是濫權的問題,並不合乎警例。二是並無考慮此舉會否傷及其他人。自衛並不是開脫的藉口,與九.二八一樣,槍口已經指著人民,是敵對與挑釁的行為。經過雨傘運動,有些人開始鼓吹自衛,以武制暴。而這件年初一深夜發生的事只是打響了頭炮,外界以「官逼民反」形容事件。在未來上街而不怕畏懼的人只會愈來愈多,前高官王永平在雨傘運動後也講過未來兩年香港必有暴動。雖然這次的騷亂/衝突稱不上是暴動,不過梁振英樂見其成,稱之為暴動,可以看到他內心是多興奮。又有藉口要給警隊上新的裝備了。

旺角青年的行為未必人人接受到,用鐵枝、掟磚頭、縱火,或許行為沒有想過其他「戰友」與群眾的想法,不過經過這幾天政府的高度處理與濫捕,這群青年似乎做對了。無論是激烈還是組人鏈、拍照的都控暴動罪,暴動罪在難民營騷動案後隔了二、三十年再用,參考國際經驗香港的事根本稱不上是暴動,而是衝突。政府剎有介事的。另外,警隊內部充斥著這事的內部矛盾,認為高層辦事不力。激烈的行動會持續下去,更會是個趨勢。特別是議會失效,議會長期被老油條常霸,和理非爭取三十年不果。未來激進派是想的是如何感動人心,爭取支持,始終現實的問題是人多才是安全,雨傘運動初期帶出了這個道理。香港警隊三萬人,假如有數十萬人參與事件就會不一樣。

Hong Kong Lunar New Year Protest

Riot police officers throw the brick back to the protesters on streets in Mongkok district of Hong Kong, Tuesday, Feb. 9, 2016. Rioters clashed with police overnight and into the early hours of Tuesday in a crowded area of Kowloon. The unrest started when local authorities tried to prevent street food sellers from operating on Monday night. Activists who are dissatisfied with Hong Kong’s administration took part in the clashes, local media reports said. (AP Photo/Kin Cheung)

如果我們都只願做旁觀的青年?那香港就一定不會有進步,當然進步並不是一時三刻。從14年的不還手到主動襲警,進步神速。有些人與其說「警察也有阿媽生」,倒不如想想示威者,示威者放棄的比警察還要多。一切也不容易,這件事對香港人來說是一個反思,為何這班青年人要做暴力的手法,不是只是譴責,也想想警察到底有沒有錯,從片段中看見警察向示威者掟磚,假如他們情緒不受控,真的隨時火上加油,互相的挑釁只會犯眾憎。一旦擦槍走火,對整個政府都會是危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