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你.仍然是要闖—我們仍然需要延續Beyond

6月10日,黃家駒冥壽。鼓手葉世榮藉慈善之名辦了一場愛心延續音樂會,每隔幾年總有演藝界的人士為家駒籌辦音樂會,前幾年的「別了.家駒」就是家強請了很多歌手演出,目的最主要是致敬。即使家駒死去二十三年,但香港仍然很需要這種直率的搖滾,而香港在Beyond之後也再沒有一隊可以超越它的樂隊。香港不是沒有樂隊,但也隨著香港的娛樂圈沒落、外地的競爭而在以外。Beyond之所以重要大概是三歲到八十也會懂得唱,二十多年後的今天,我們仍然在唱「今天我」,也許家強與特首的合照「背棄了理想」,但也可以諒解。畢竟Beyond也不復當年,一個人有了名氣有了地位就很容易走歪路。最初的Beyond是玩art rock為主的,從地下到主流、從不想有多的情歌到《早班火車》、《情人》、《真的愛你》這樣的人偏偏得到主流的垂青,對他們來說那可是某程度上的妥協。而事實上也有需要的,先吸納粉絲再宣揚理念。Beyond是世界大同的樂隊,《Amani》、《光輝歲月》帶出世界觀、就連《大地》、《長城》與《農民》也有中華主義色彩,而九十年代去日本發展是樂隊最輝煌的時期。當時有不少人批評Beyond失去自身的特色,但更多的是他們在主流與自己之間保持平衡,像《金屬狂人》這類金屬類的搖滾也不是大眾喜歡的類型,可他們繼續做下去。

看了世榮為家駒辦的音樂會,也許這幾年香港的老歌手都復出、出版翻唱的專輯要找回第二春,音樂界吹起懷舊風。特別是有些公司明顯是為了賺錢而辦「假致敬」的音樂會,距離08年的「別了家駒十五載」又已經過了八年,這個時候舉辦一點也不過份,致敬也好、生日快樂、延續什麼也好,最重要的是可以讓一眾樂迷愉快過一個搖滾的晚上。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對「延續家駒愛心音樂會」也許有不滿的地方,除了樂隊演出外還找來不知名與家駒、甚至樂隊無關的歌手,比如是GEM、鄧健泓、連結他也沒有一枝。整個演唱會稍為滿意的是找來香港本土的樂隊,那Beyond本就是樂隊,而在八十年代某啤酒品牌的音樂會就是最主要讓樂隊出道的活動、Beyond同期的太極、Radias可謂是三大樂隊。而找樂隊的意義就在於延續樂隊的夾band精神,Kolar、Rubberband等挽回一點意義,如何受到Beyond的影響,現在又如何影響別人。或許聽bandsound的在香港是少數,真的是少數,當吳業坤也可以上紅館時,我們對音樂的要求可以去到幾低?我真的不知道。我們更需要搖滾去發洩不滿、需要正直、硬朗的聲音,同時也需要啟發,而不是只懂唱自怨自艾的苦情歌。這是品味的問題。

整個演唱會最好的部份莫過於世榮與Paul、太極與他們兩人的合唱,另外的是當世榮再拿起鼓棍。其實世榮也會作曲的,他也懂得玩結他的,但可能是性格問題在Beyond四人中被忽略,也不是常常交出作品的人。相對Beyond的主力還是其餘三人,於是就出現了三子不和,誰不想養誰的消息。2008年的音樂會好歹三個人也「復合」合唱了,09年去看「雙黃」又因為不和而飛起世榮,聞說是世榮常拿Beyond的名義去內地登台。但這次世榮辦音樂會,家強始終沒有到實在令人失望。Beyond的復合、幾多週年演唱也無期,一直是心病作怪。可是他們沒有考慮大眾的期望,而家強更說彼此緣盡。昔日同伴反目成仇,就連讓家駒開心一天也沒法子做到。Beyond已經永遠不會再齊人了,死者已矣,生者做不好,但也不可以怪責太多,畢竟我們不知道他們到底經歷過什麼。

image
樂隊的事情就讓他們自己解決,整個演唱會的感受還是感動的。Beyond的圖騰某程度上看似被解除,但在骨子裡仍然是熱血的。他們的歌到今日仍然有警世的意味,歌曲不會因年月而失去價值。同時也映照住香港流行音樂的輝煌時代,我們仍然眷戀、大概是沒有真正的進步過。昨天是你教我跌倒不應放棄,有著新樂隊的出現某程度也是延續,也是辦音樂會的目的。香港樂壇仍然是要闖,不然會留下無淚的遺憾。而這個音樂會在場外的人心目中也反映了Beyond的必然性,歌者延續搖滾精神,聽者仍然延續他們相信的東西。也許音樂會不足,但讓大家開心一個晚上聚聚舊,應該是近年樂隊界與音樂界的一件寫到編年史的盛事。要數到Beyond的大事,08年的音樂會也不算是雖然三子也有同台,但最主要的歌還是交給家強一人獨唱,而這次Paul與世榮也沒有那種英雄主義色彩,其實大家也只是想看到團結,正如目前的香港需要看到團結。

憶昨天.創明天的《光輝歲月—香港流行組合研究(1984-1990)》

朱耀偉是香港研究歌詞的大學教授,目前在港大任教。研究歌詞的範疇應該列入人文科還是音樂?在他的著作《光輝歲月》裡的確有搜集資料、樂隊的歷史,但在後半部的文化研究理論單論歌詞去評定樂隊成就似乎是武斷與主觀了。而且得罪講句「文化研究」與音樂本質的討論是兩門學科的問題,「文化研究」拋出很多理論但基本上與當時的社會、與詞人的想法是脫節的,作者不是音樂人不能夠寫樂評與音樂理論,只有用文化研究作研究方向,可是文章不夠通俗、論據單薄,評一首歌只是用歌詞而不是用整體的曲風、吟唱是不全面的,而「文化研究」在研究理論上過於的理想化與不實際,只是感覺到東扯扯西扯扯,找不到一個明確的立論與方向。儘管如此,歌詞研究在香港寥寥可數,有能力的樂評人就更加少,本書的前本講述香港樂隊組合的發展史,這個部份的資料全面帶出了為什麼當時會興起樂隊熱潮,還是值得一讀與疏理下去,為香港的流行音樂發展史留下了記錄。

9789881540959z

相對來說,作者對達明一派的音樂成就就有高度的表揚,今年是達明一派成立三十週年,而今日達明一派與個人發展的黃耀明在樂壇的發展都有不錯的發展,黃耀明受歐西音樂影響,在個人時期主打電子音樂,並創立另類品牌「人山人海」。要講傳承的話「人山人海」是二千年後香港獨立音樂的指標,由四方果、陳輝楊與余力姬合組的余力機構、其後有二人女子組合at17、電子組合Pixel Toy、李端嫻與陳珊妮組的拜金小姐,一個獨立廠牌在二千年曾經出產多隊樂隊組合,其中at17目前是大眾最想「復合」的組合。At17受歡迎很大程度上是當時走青春創作文藝路線,但走下去成員間在音樂上出現分歧。且沒可能一輩子「at17」,當初組Band是因為成員平均年齡只有17歲,當中年輕的Ellen今年已經30歲,大家都需要成長。「人山人海」的成功是擁有強勁的班底,于逸堯、梁基爵、李端嫻、達明的御用詞人周耀輝是人山人海的友好、經理人郭啟華與曾組樂隊的電台騎師梁兆輝做音樂與軍師。可惜的是at17分開後,人山人海就減產了,樂隊風潮再沒法維持下去。就連男唱作歌手黃靖也離開了廠牌。

近幾年香港的四大樂壇頒獎禮只將目光集中在Supper Moment,Rubberband,C all Stars手裡。在大約五、六年前同是來至大廠牌的Rubberband與MR可爭一日之長短,但環球的MR屢被網民發現抄歌成為醜聞,近年在國內工作,唱片公司也放棄了他們。而Rubberband的成員都辭掉原本的工作投身樂隊,而樂隊在有持續出專輯,但不算大紅大紫。而Supper Moment憑著歌曲《無盡》而為人熟悉,主音歌手運營兩隊樂隊,一隊是獨立的鐵樹蘭,可算是主流非主流兩家通吃。學生歌唱比賽出道與通過唱片公司組合的C all Stars最初在旺角街頭演唱,雖然他們的專輯《生於斯》講述香港情懷,可是在音樂上並非組合創作,角色被動,音樂也算是罐頭的複製模式,並不突出。
二千年後曾經有樂隊組合的風頭一時無兩,英皇娛樂推出的Twins以青春少女為主打,以校園情懷與情歌為主,一時成為大眾情人。雖然歌藝平平,但深得青年人所愛,她們的活動曾經在香港做過「封街」的紀錄,完全是萬人迷。後來見女組合成功突圍,後來組3T、組Boyz、Boyz又經過調整而變成Sun Boyz,結果都是失敗收場。上述除了at17與Twins外,商業與較出名的女子組合曾經有2R、現在有二人女子唱作組合Robynn and Kendy相對有知名度。

二千年後的組合談不上是盛世,但也算上是小陽春。澳門男子組合Soler、說唱的農夫、Rednoon、Dear Jane、近年經常性被網民恥笑的MK POP組合。雖然是五花百門,但始終與八十年後後期的競爭相差太遠。在書裡作者列出了著名樂隊是如何出道、那些年如何爭艷,如何通過比賽與自薦而找到機會,與今日的樂隊相比是兩回事。首先今日電台再沒有專屬的樂隊時間,商業電台的《組band時間》被取消,更沒有相關的音樂雜誌讓人交友、專談音樂的消息。往時樂隊要出道可能只需嬴了比賽,但今日絕對不代表一切。最主要的心態是唱片公司不認為樂隊是值得投資,但香港的樂隊與組合並沒有因此沒落。

在朱耀偉著作的後話特別提到主流與非主流並非對立,只是自雨傘運動後某位脫離大公司的女歌手總愛標籤自己是「獨立」歌手。而她的獨立與非主流的那種相差甚遠。組Band在如今世道並不是難事,租一間Band房,樂隊如果有心的話可以借用網絡宣傳,稍為有點錢就自資出版唱片。傳奇樂隊黑鳥是八十年代的獨立傳奇,九十年代有AMK,二千年有一群人為獨立音樂成立了「維港唱片」。首當其衝當然是My Little Airport的走紅,從非主流到成為文青的摯愛,再到連主流歌手也翻唱作品。獨立音樂也有其市場運作,而目前並不是以對抗主流為目的,而是補充了主流的空白,開創另一條路。如果說達明一派愛唱政治成份的歌,那My Little Airport叫曾蔭權去死的歌又何嘗不是最直接的控訴。當主流的謝安琪連唱《雞蛋與羔羊》也被視為是政治禁歌時,主流某程度上被視為是「政治正確」的表現。獨立音樂為主流填補空白,各種類的搖滾空群而出,punk rock式有宣揚理念與自我的秋紅、數字搖滾有女子組合雞蛋蒸肉餅、文青式的The Lee’s、硬搖滾的觸執毛等等。

獨立樂隊並不是特別的尊貴,任何音樂都是平等的。但有些人就認為某女星的獨立並不是做回自己,反而刻意走進圈子裡。這一點比較可惜。獨立音樂的受眾其實也是主流的受眾,問題是那裡有好作品就會聽什麼。主流往往有包袱,而非主流的好處是突破這一點。除了政治議題外,也可以寫一些有性訴求的歌詞,說唱組合例如是LMF就有不少粗口歌詞,在主流不容許的都可以在非主流發生。主流與非主流是可以並存的,特別是Beyond的前身其實是玩art rock的,從1983年組隊之初是玩純音樂與英文歌。及至後期才推出中文歌曲《再見理想》。不少人批評後來的Beyond不再「獨立」,但評論樂隊的成就卻不可以只看單方面。Beyond在華語音樂上的貢獻還是有目共睹,直到現在仍然是大眾心目中的「圖騰」。

在現今的遊行與抗爭,常唱Beyond的《抗戰二十年》、《光輝歲月》與《海闊天空》,「今天我」成為左翼的代號,而香港人一聽到這首歌就有很大反應,當黃家強與特首合唱《喜歡你》被外界視為是向當權者妥協獻媚,Beyond的「圖騰」某程度上是給大眾浪漫化與理想化。「圖騰」被破滅了,理想中的烏托邦被幻滅了,在今日「今天我」代表的是要正視現實政治,並不再代表一種精神。過去香港人一直被和平、理性捆綁都出至於心裡對世界大同的想像,但這種的想法已為時所唾棄,至少不再適合用於現實政治當中。那當然,Beyond整個的發展與想法還是有當時社會的縮影,對夢想追求的一去不復返、描寫都市景物、對國族的情感與對愛情迷思的吶喊帶出了多元的議題與聲音。在現今的樂隊相應在主題上就欠缺「世界觀」,同意作者的是《光輝歲月》、《Amani》都是書寫世界大同與和平的歌曲,在九十年代冷戰的落幕、種族隔離政策與對第三世界的關心,他們都是身體力行。Beyond 無論在行動與歌曲中都是正氣的形象,顛覆了那種玩Band的人「三尖八角」的頹風。

舊時代玩band的人如今在香港樂壇都佔有位置,浮世繪的梁翹柏成為選秀節目的音樂總監、唱片總監。白花油王子顏福偉,不要笑他的歌技,他也是玩band出身的。九十年代參與樂隊的盧巧音,在後來二千年出道,憑《好心分手》紅遍主流樂壇。音樂是需要傳承,音樂的歷史也是。不論是流行還是另類的,所以這本書的意義是記載了那些年那些歌,再看看今日的世代模式再不一樣。今天看樂隊看似很多,但當中有多少是連基本功也未達到,有多少在發明星夢?曾聽說過有當紅的樂隊「不聽歌」,連傳統的班霸也沒有聽過。組Band有時候已經不是「組」那麼簡單,樂隊也應當要有紮實的基礎與理念。理念與態度是一隊樂隊的靈魂。玩Band模式已經轉變,表演場地也愈來愈多,但如何吸引到大眾重投樂隊組合的懷抱就要看個人的素質與自己的宣傳。在今日這個每人有十五分鐘成名的年代,只要齊心與堅持,this city isn’t dying,反而會再創光輝歲月,會有新時代的聲音與標竿。

香港流行音樂史的「空白」

讀朱耀偉的《光輝歲月—香港流行樂隊組合研究(1984-1990)》,書本已經是再版,首次出版已經是十六年前,但今年看書並不過時,當今日的樂隊仍然眷戀舊日樂隊盛世的日子,再看看近幾年頒獎禮的悶局。不只是樂隊,是整個香港音樂界的「業」,無論是電影還是音樂都有食老本心態。歌手放棄本地市場北上參加偽.歌唱比賽時,唱片公司在投資與包裝上過於保守與傳統時,不知不覺間本地人也厭棄了香港音樂。要人支持就先要做好自己,但家駒所言今日依然一矢中的,香港沒有音樂界只有娛樂圈。

看到音樂界的殞落,舊日的樂隊今日依然得到大愛,特別是多少週年演唱會一票難求,達明一派、草蜢、太極都今日仍然有市場。三十年前的樂隊的曲詞與今日樂隊/歌手的苦悶情詞相比,當真是聲聲入扣與有前瞻性,他們在歌詞的大膽創新與各個議題上的發聲讓到歌曲有更廣的方向。先不談書的內容與個人看法,反而是留意作者在搜集資料的渠道,當中包括已結束的雜誌。近十年香港已經不再有收費的音樂雜誌,曾幾何時買過一本(具體名字忘記了,是看到封面有at17才買的)。讀中學時時常在學校圖書館館看《電影雙週刊》,《電影雙週刊》結束後曾短暫出現過《香港電影》。音樂雜誌也好、電影雜誌也好,已經不復再。近年是有音樂雜誌的復興,不過名不經傳而且走免費路線,放在商場、唱片店讓人任拿那種。與過去那種雜誌的長壽與專業性、獨立性已經相差太遠。

作者在書中採用《音樂一週》、《結他》、《電影雙週刊》、《突破》等等的訪談內容為作品搜尋資料與元素,這些的書籍或多或少是當時流行音樂為之蓬勃的原因之一。Beyond從《結他》雜誌的比賽出身,有些樂隊在啤酒公司的樂隊比賽出道,現在已經沒有雜誌有能力辦比賽,就連啤酒公司的搖滾嘉年華都不再是新人出道的場所。初年嬴掉樂隊比賽就等於一張進樂壇的門票,但往後不再是保證。這些書刊為香港的流行音樂記下了歷史。音樂人袁志聰創辦的《mcb音樂月刊》在2004年創辦十年壽終正寢,事實上在過去十年香港音樂的歷史走進了「空白期」,雖然有些樂評人轉戰網絡,但畢竟網絡的認受性不及雜誌。再者網絡良莠不齊,看網絡與看書是兩個層次。香港音樂即使進入怎樣的光境都應該有人書寫、記錄,就如書的作者翻查歷史為流行音樂補白。歷史對於一個產業、一個城市是如此重要,而流行文化經歷時代也會有相應的評價。
cover_0416_EmiFujita_pink_web
歐美音樂雜誌《Rolling Stone》、《NMB》仍然是行內龍頭地位,但華語樂壇顯然就失色兼不具備份量。今日的免費雜誌做不到人人皆知,目前香港的免費音樂雜誌有《Respect》、《Boom》,但沒有留意的群眾始終不會知。值得留意的是香港一直有人在做「一人雜誌」,而且一做三十年。由Manfred Wong創立的獨立雜誌《Headlines第一線》主要在信和派發,排版雖然是老舊,但畢竟是一人之力可以原諒。文中的內容主要包含中港台日韓美歐英的唱片資訊與分享創辦人心目中的好歌以作推介,單是這份毅力就應當佩服。雖然不是完美,但有心人為樂壇「補白」可算是不完美中的完美。

造樂者.林憶蓮是也

四年磨一劍,十年粉絲情。下個月憶蓮五十大壽,從未在香港最佳女歌手的殊榮,但她的演唱會偏偏一票難求。每一次貴精不貴多,都是三至四場了事。好聲音告訴你什麼叫做物以罕為貴。與一般香港歌手的演唱會不同,一般歌手總愛在場外售賣自家設計的紀念品,在演唱會前有很多的訪問與宣傳。而林憶蓮什麼也沒有,她有的是什麼,真誠之外還當然需要實力。今日的歌手只會埋怨香港人不支持,政府如何打壓,而不去想想整個制度的問題。現在不是一兩個人入紙紅館,而紅館檔期要至少一年前申請。已屆壯年的歌手,開自家的演唱會還要看著歌詞板,要是如徐小鳳、許冠傑的一代老人忘詞也沒有大不了,觀眾就是愛他們的歌夠長青,對老人家相對包容。有些東西必須要讚林憶蓮,她作為前輩以身作則,偶爾唱錯歌詞不過份,但起碼她.沒.有用到歌詞板。只是現場的突如其來的點唱與要求才在倫永亮的譜架上拿起歌詞。單是這點就足以讓「新一代」的歌手學習,什麼叫做努力,又為什麼一個演唱會可以讓觀眾樂而忘返,就是靠自己。

_27MB004_
林憶蓮在八十年代推出第一首歌《愛情I don’t know》,今日聽絕對是「恐怖」級數,而且會「爆笑」。三十年後,電台DJ 「611」成為了大中華地區的天后,不斷的練習、不斷的昇華。想想為什麼連現在的年青人在唾棄當今的「時代曲」,今日的歌只是叫人自憐,而不是叫做奮進,香港當今的樂壇大多數的歌是K歌,有些歌詞還很自卑,歌的主題被局限。情歌只懂慘情,但慘情也無法帶出什麼故事。在樂壇多年林憶蓮的歌曲未能完全聽過,特別不是她的同代人。但可以講的是在演唱會上除了她的「同代人」、聽著她的歌成長的「中年人」外,還有「年青人」的份兒。她是這個樂壇裡一個不認老、不過時的人,今日香港經常講情懷、講集體回憶,有些歌手就一如以往。

林憶蓮在青年一代建立的印象是她的音樂可以做到歷久常新。無論是12年由常石磊監制的《蓋亞》大碟,電子感與前衛感並存。14年出的翻唱專輯《Re:workz》,恭碩良為女友重新編曲。音樂或者因為愛情而注入了青春與活力,從恭碩良的鼓裡聽到熱情,聽到新的東西、新的追求。老一輩的歌手都愛翻唱,俗稱「食老本」,但如何將「老本」化為神奇,歷久不衰靠的是音樂與社會仍然是接軌。這兩張專輯無論是概念還是唱功、編曲都有優秀的人才相伴,是不可錯過的華語專輯。

猶記得第一次看林憶蓮演唱會連中學也未畢業,那一年是她宣佈回歸樂壇。《本色》大碟出爐,縱觀她職業上來說《本色》這張專輯的班底是遜的,特別是雷頌德編的曲,大路情歌K歌風格。但有些作品不失延續了九十年代的影子,例如是《沒結果..之後》、也有一些冷門但動聽的歌,特別推介《再見悲哀》。在金牌簽了兩年合約,出了一粵一國語的專輯,辦了個夜色無邊演唱會。當時她只是四十歲,今日看「造樂者」已經不是用進步去形容。人家十年前已經是天后級,而現在更加昇華,在唱功上、在思想上、在對待歌迷上。起碼她有留意歌迷的動態,去關心他們。每一晚都多謝這些人。

一直以來林憶蓮演唱會的曲目比較大路,除了07年的那一次搞了新意思,亦都有本錢去跟自己的想法。然後一等又是四年,就好像辦奧運一樣。MMXI年代開啟,有環球唱片的大力投資。與05年那一次開四面台,主要讓憶蓮與歌途可以一起跳舞互動,她依然性感。每一個階段都有轉變,觀眾的心也會有更高要求,從前由小歌迷捧偶像的心態到漸漸欣賞她謙卑的心。而這次「造樂者」該有的互動都有了,舞台效果也很美,不只是美更有意象與符號的象徵。她希望建構一個愛的世界。

「造樂者」是近十年裡最優秀的演唱會,見證一個傳奇歌手踏進五十歲。五十歲的意思除了是該有的成熟外,還有的是羽化成仙。王菲一開始就已經是「仙」,走向藝術家的路。而林憶蓮從出道開始就慢慢練習,熟能生巧,創出自己的路。而今日她帶給觀眾的除了是回憶還有一些的堅持。但成就到林憶蓮的,除了是她自己外還有過往與她一起拍拖生活的男人,從許願、李宗盛到今日的恭碩良都代表了她不同時代,從少女、少婦到今日的模樣,每個男人都成就了她,不得不提是她的初戀兼唱片公司高層陳輝虹。她的愛情、她的歌曲都帶著自身的故事與感受。一個歌者應該知道自己唱什麼,把自己投入其中。

演唱會由《蓋亞》的天地窮蒼打開序幕,《無言歌》的宗教大同、世界大同,「造樂者」本身的概念是從梵文那裡來,要不是要遷就愛聽大路歌的歌迷,也許意念可以去到更盡。不過也得明白在香港的環境,一個歌手要跳出框框,特別是老歌手就有點困難,畢竟那個地方叫紅館。而辦演唱會的目的純粹為見見歌迷,也希望在未來的日子她可以有更多的自主空間。

即使是唱耳熟能詳的歌雹配以新的編曲,增添了時代感。這次的演唱會與前兩次不同的是少了很多時間與機會與觀眾握手,可以讓觀眾更留心台上的歌者。尾場唱出94年唱片的歌,讓歌迷的樂透。基本上是完美,完美的聲線、有感動的大合唱、真誠的態度。八、九十年代的歌手是有實力、親和力、現在也很少看到這種關係。演唱會有跳舞、熱情奔放也有一些刺痛人的歌,但怎樣也好都是一個感動人心的音樂會。她的實力是如何不需要用筆墨去形容,能夠看到一個高水準的音樂會是一種幸福。

未來會否有第二部份未知,只是知道接下來的巡演。現在狀態大好的憶蓮盛放依然,有機會就把握機會看節目,否則會後悔。十年只開三次演唱會,感嘆一句為何有些歌手幾個月開一次還未夠。歌迷是很現實的,要留住歌迷就一定要進步,要交出成績,要反省。而不是怨為何沒人聽歌。正所謂有麝自然香,香港樂壇仍需努力。

從《牛頭角青年》到旺角青年.如果我們都只願做旁觀的青年?

My Little Airport的《牛頭角青年》在2012年發表,歌曲收錄在大碟《寂寞的星期五》內。直到2014年在電影《金雞sss》裡的一首《美麗新香港》都帶出對香港的情感,在《美麗新香港》的「這香港已不是我的地頭」,相信是近日「旺角騷亂」之後很多中老年人的看法。「點解香港變成咁?」、「千萬不可以亂」、「而家的青年是廢青」相信都聽得太多。14年爆發的雨傘運動無疑是改變了這一代青年的看法,當年八十後反高鐵、保天星皇后,如今九十後擔大旗反國教、否決政改,特別是一班初中生為了政改罷課。再想想自己的初中,根本不成氣候,那當然現在資訊發達也催生了學生組織,也讓學生容易發表意見。再者,今日的香港的確與十年前不同,十年前再怎樣政府還會跟著程序去處理,怎會想到十年後警察的濫捕、立法會內為了讓政策盡早通過而繞過一些委員會。

hqdefault

隨著更多的事情發生,反東北(財委會已通過前期撥款)、反網絡廿三條(現在通過了二讀,往後有三讀)、機場三跑、高鐵超支的六百多億(2010年說高鐵的費用就是六百多億,五年後埋單要千億。)還有全民退保等等的大事,當然最重要的是政改。人大八.三一框架限定香港要跟隨中央訂下的方式普選傀儡,刻意讓有些候選人不能入閘,變相是中央的所屬之人。真普選的方案得不到民間的支持,結果由學生運動演變成雨傘革命。

在整個雨傘運動均由學生主導,後來政黨與社會人士搭建大台,因「大台」的問題而觸法起其他市民的不滿。雨傘運動最成功的莫過於九.二八佔領街道與擋住催淚彈的一瞬。其後,搭建自修室、無了期的佔領,已經沒法再給威脅政府。曾幾何時曾向特首發下最後通諜,在佔領開頭警方與示威者的確對「運武器」有不同的意見,也曾傳學生與市民打算圍政總最後一搏,但兩位大學校長的出現平息了當時緊張的氣氛。回想起九.二八,就是一場惡夢。親眼看著警方拿著AR15指著群眾,獨自跟著其他市民到橋上避難。警察無論有沒有開槍,他已經是惡魔,已經是錯。在香港警方是為政權維穩,為政權服務。於是,社會的兩極化愈來愈明顯,藍絲與黃絲帶至今仍然在爭論之中。不論是什麼絲帶,香港逐漸失去人與人之間和而不同的特質,既是世代之爭、更有的是各走的極端。

雨傘運動讓某些中產階層帶來了政治覺醒,也為勇武派本土派帶來了組黨結社的機會,正因為對大台、對左翼支配著運動的不滿所以有些青年人在往後有別的想法。在區選獲得一席的「青年新政」、四眼哥哥鄭錦滿的「學生前線」(組織已解散),參與光復行動的「本民前」與「城邦派」。或者本土派在論述上不成氣候,但面對目前香港的環境他們的行動帶來了契機,暴力衝擊。My little Airport的《牛頭角青年》終於在16年變成了旺角青年。

「全世界都有暴動的青年 香港幾時先出現?
再過春天 再過秋天
這裡都不會改變
或者永遠都不變
如果我們都只願做旁觀的青年」

也許二月八日在旺角的青年的所作所為未必乎合大眾的要求,對大眾來說多是停留在道德感召和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層面。就如為何在雨傘初期大眾對學生被警察包圍感到同情,紛紛上前聲援。要知道要大眾接受一個運動就要由低門檻做起,雨傘運動的轉換ICON、掛掛絲帶、什麼連儂墻與唱歌都是容易令人受落的,也要知道的是每個人一開始都是所謂的「左膠」,期待和平與烏托邦的世界。故此在雨傘運動就有「藝術品」與香蕉奶這類「社運歌手」出現,祈求成名與抽水。而在傘運中參與者一直強調非暴力,遇著警方的清場也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相對旺角佔領區的腥風血雨,黑幫的騷擾與警察的縱容,金鐘相當和平。雨傘運動還建立了有香港特色的抗爭手法,成立自修室。

長達七十九天的傘運除了要爭取真.普選外,在當中還出現了不少的警暴。曾健超被七警暗角打鑊、退休警司朱經緯亂打路人並稱棍子是手臂的延伸、社運人士在警車被毆打、學運領袖黃之鋒被警方揸春袋。警權無限大,人權被出賣。社會出現了一股愛警力量,在傘運當時就已經有濫捕的情況,有些示威者要靠網絡的片段才可以脫罪。而警察展示出一副對示威者的仇恨,曾經聽過一些警員講過「普選」與自己沒有關係,有時也很懷疑這些警員是否香港人,連時事也可以忽略。難道警員就自身沒有一點的個人批判?警察仇恨示威者有很多原因,一方面是增加他們的工作。另一方面也來至示威者的辱罵。不過仇警情緒的建立也是因為警察在處理事情上程序不公,還有就是在眾多的示威之中示威者已被制服還施行暴力。而警隊內部在雨傘運動中也只容納一種意見,被同袍排擠的學警被迫請辭,而持相反意見的警察也反被告。

二月八日的事情發展得突然,本來就是小販擺檔的問題因警察的介入而引發騷亂。最離奇的是交通警向天鳴槍,而在那個情況下警員是可以撤退並不是開槍。槍開了,問題更大。一就是濫權的問題,並不合乎警例。二是並無考慮此舉會否傷及其他人。自衛並不是開脫的藉口,與九.二八一樣,槍口已經指著人民,是敵對與挑釁的行為。經過雨傘運動,有些人開始鼓吹自衛,以武制暴。而這件年初一深夜發生的事只是打響了頭炮,外界以「官逼民反」形容事件。在未來上街而不怕畏懼的人只會愈來愈多,前高官王永平在雨傘運動後也講過未來兩年香港必有暴動。雖然這次的騷亂/衝突稱不上是暴動,不過梁振英樂見其成,稱之為暴動,可以看到他內心是多興奮。又有藉口要給警隊上新的裝備了。

旺角青年的行為未必人人接受到,用鐵枝、掟磚頭、縱火,或許行為沒有想過其他「戰友」與群眾的想法,不過經過這幾天政府的高度處理與濫捕,這群青年似乎做對了。無論是激烈還是組人鏈、拍照的都控暴動罪,暴動罪在難民營騷動案後隔了二、三十年再用,參考國際經驗香港的事根本稱不上是暴動,而是衝突。政府剎有介事的。另外,警隊內部充斥著這事的內部矛盾,認為高層辦事不力。激烈的行動會持續下去,更會是個趨勢。特別是議會失效,議會長期被老油條常霸,和理非爭取三十年不果。未來激進派是想的是如何感動人心,爭取支持,始終現實的問題是人多才是安全,雨傘運動初期帶出了這個道理。香港警隊三萬人,假如有數十萬人參與事件就會不一樣。

Hong Kong Lunar New Year Protest

Riot police officers throw the brick back to the protesters on streets in Mongkok district of Hong Kong, Tuesday, Feb. 9, 2016. Rioters clashed with police overnight and into the early hours of Tuesday in a crowded area of Kowloon. The unrest started when local authorities tried to prevent street food sellers from operating on Monday night. Activists who are dissatisfied with Hong Kong’s administration took part in the clashes, local media reports said. (AP Photo/Kin Cheung)

如果我們都只願做旁觀的青年?那香港就一定不會有進步,當然進步並不是一時三刻。從14年的不還手到主動襲警,進步神速。有些人與其說「警察也有阿媽生」,倒不如想想示威者,示威者放棄的比警察還要多。一切也不容易,這件事對香港人來說是一個反思,為何這班青年人要做暴力的手法,不是只是譴責,也想想警察到底有沒有錯,從片段中看見警察向示威者掟磚,假如他們情緒不受控,真的隨時火上加油,互相的挑釁只會犯眾憎。一旦擦槍走火,對整個政府都會是危機。

高山低谷後.真的見晴天?–林奕匡《有人共鳴》

香港樂壇經過了05年新人的大爆發,一晃眼就十年。看看十年前出了什麼新人,藍奕邦、側田、張繼聰、王菀之、馮穎琪、這些都是唱作人。十年後,有些人在幕後,有些人登上了唱作的大獎。林奕匡的遭遇是不幸的,本是新秀的四強但找不到唱片公司,後來簽了索尼唱片,偏偏又遇上版權風波。這些年香港人的聽歌品味開始向韓風吹,TVB吹起「巨聲風」,一下子香港什麼的文化都積弱起來,無論想如何否認也是一個事實。陳奕迅、容祖兒在十年後依然雄霸男、女歌手,十年了,有什麼改變?十年了,張繼聰即管拿了個作曲人大獎依然是「廢柴老公」。林奕匡是不幸的,他錯過了05的光輝,沒有後台支持。這些年TVB的巨聲幫如何好好醜醜也有機會出鏡、被捧起。一個殘酷的現實是要捧起歌手還是需要靠T.V.B的曝光率。但最不幸的是要把林奕匡打造成雙語的歌手,在他出版的碟也是國粵混合,定位相當不清晰,淪為流水帳。既不是概念碟,有種感覺是把他的歌純粹「抄埋一碟」。

看過林奕匡的遭遇難免會感到可惜,07年新秀、09年才簽唱片公司。獨自放棄加拿大的東西,回來香港。無疑他比任何一個「巨聲幫」更天才、樣子定位通通都比他們好多倍。如果說吳業坤捱了五年就覺得他很可憐,如果可憐有分等級,林奕匡差不多可以去到四粒星。在樂壇不就是等機會,等的時候也要靠自己努力。在2012年他的同名大碟《Phil Lam》有首叫做《三十歲前要完成的事》,當中講到他要做男歌手。到了2014,他要在事業作出抉擇,《高山低谷》是他的最後一搏。終於三十歲前得到真正的認同,拿著小成就。拿過新人獎又如何?年中有多少新人走向不同的際遇,看看現在的時勢就自己新人的份量。2015才只有七組新人發了片,當中「坤哥」有入屋度才有機會得到新人獎。但看看林奕匡也是曾經的新人,多年來他又得到什麼?

s28339864
所以說林奕匡是生不逢時,三十歲才大器晚成。幸好《高山低谷》成功了,否則香港樂壇會「走寶」。他本身的故事就是「高山低谷」,默默地等人賞識。早前港台做了個叫《十二音樂.門徒》的節目講到他的故事,一個努力的人放棄了很多,不幸之中終於遇上「大幸」。沒有人知道他未來發展會如何,但只是想留住他多一年。16年年頭,他得到了港台的十大金曲,的確現在香港樂壇是不堪,但如果連有些唱功、不唱K歌的人都留不住就一起折墮。對於他,不想批評太多。不過事實是在《有人共鳴》的大碟裡出神的作品就只有那五隻廣東歌。後三隻國語歌無論班底有陳建麒也補救不到它的平平無奇。

SONY MUSIC有國粵的混搭也是有其市場考慮,一出道的Phil未唱好廣東歌於是由國語入手,這樣可以打去台灣市場。然而《高山低谷》後又未必是賣座的保證,要知道香港人的市場還真是尷尬。「坤哥」好聽嗎?不理好不好聽,只要媒體追捧的話就百貨應百客,甚至打進唱片十大的銷量榜。那當然不想媒體打沉林奕匡,奈何歌手要保持見報率才是正經事。這兩年,索尼旗下也有新星誕生,《平原習作》的黃浩琳、小塵埃、陳柏宇通通都不錯,但是後者出道差不多十年大的成績還未有。某程度是唱片公司的方針、支持度、定位出現問題。儘管很多網民都欣賞陳柏宇但未見起色,於是深怕Phil的路茫茫。

作為《高山低谷》後的專輯,基本上只針對前五首廣東歌就夠。日後要做唱片應該認真做好廣東歌,唱國語不是不行,只是要想如何競爭。在港台節目唱片監製這樣是林奕匡,說他的歌藝與出道之時已經磨了一劍。時間證明了對的,男人三十而立,派台歌《安徒生的錯》由藍奕邦填詞,交出敏感細膩的歌詞。歌詞寫到要「忠貞做人」,彷彿看到社會上的事未臻完善,這首歌很難唱、高音難唱好,少一些功夫真是汗顏,所以絕對是他的代表作。

最先派台的是《頌讚詩》,創作上他講到是得到成就後想寫點開心點的歌。在香港生活的確會不開心,特別在《高山低谷》前他都一直不紅。甚至想過失敗就放棄香港的事業。而在《有人共鳴》這張碟裡他認為最難唱的是《一雙手》,錄音上遇上了困難,這首歌講的是一個人白手興家,而他正是靠這隻手打拼,算是自給正能量的歌。有點力量也是好事,應該欣賞的。歌曲也帶有一點爵士的味道。與《一雙手》對聽的可以是何韻詩的《是有種人》,兩首歌都是談「職人精神」、「技藝精神」的。餘下的《有人共嗚》與《不相為謀》也相當「襟聽」,即是聽了也不會覺得浪費時間,不會有衝動要停。不過就沒有其他歌出神。

這張專輯要反思的是《高山低谷》後的定位是什麼?現在只覺得也無風雨也無晴,但起碼終於有真正的好歌。至於會否見到晴天,就真的看往後的際遇與如何再進步。在現今的男歌手裡,要對他有希望。

Text/Dorothy

來「勾心」的聲音殺手.新加坡樂團The Sam Willows

新加坡的英語樂壇相當精彩,15年先後有兩隊樂團獲大廠牌垂青。近幾年新加坡的英文專輯的確愈往外銷,無論是翻唱的女聲發燒碟還是他們的國寶級歌手,已經不再局限在東南亞一帶發展。而The Sam Willows更反攻香港、以至是世界。成為少數亞洲樂隊能夠登上Spotify Session演唱。Spotify雖然是一個音樂的軟件,但勝在覆蓋面廣,是發掘好音樂的地方。簽大廠牌的好處就是可以把音樂行銷全球,就連香港也有機會認識他們。樂隊在2012年成立,年尾出過一張同名EP。13年是他們打響名堂的一年,去了六個國際大型音樂節,當中包括SXSW、多倫多音樂週等等,履歷相當的豐富。另一樣令樂隊點晴的是在新加坡F1大賽上的演唱獲總理李顯龍在社交網站轉發。15年樂隊終於全球發行第一張大碟《Take Heart》。

s28345467

樂隊由四名90後的青年男女組成,分別由Benjamin與Narelle兩兄妹與他們的朋友Jonathan與Sandra組成。四人的形象十分的精神,從MV上看到身材的健美、打扮也比較健康。他們的歌路也很爽朗與活潑。《Take Heart》是他們三年來音樂上的成長,特別是12年EP裡的一首叫《Glasshouse》的歌。從EP裡的原裝到經過格萊美最佳監製Steve Lilywhite的修飾,增加了過場的人聲與適量的尖叫,豐富了原先的版本,令人感受到他們澎湃的青春氣息。整張專輯都是在瑞典錄音,而擔當的是瑞典的著名監製Harry Sommerdahl。他們的第一張EP可以在Soundcloud上找到,很容易就一聽愛上,歌詞裡充滿著對愛的虛幻,在第一張EP裡較為曯目的是《Nightlight》,歌詞寫到Goodbye is not the end, Goodbye is the end。旋律帶點哀傷,似乎是想講缺乏安全感的人,要晚上為誰開盞小燈入眠。此外,同一張專輯裡的《Coming Train》有種浪漫情懷,有JAZZ的味道,訴說無論如何這班車已經來過了也走了,蘇州過後無車搭要如何追也追不到,《聽說愛情來過》乎?

在他們的歌或多或少會有些少男少女的青春宣言與狂傲,這一張《Take Heart》專輯裡,《For Love》MV裡的舞蹈,活力節拍俱齊。歌曲當中也有EDM的節奏,十分清爽。最明顯的是在主打歌《Take Heart》裡開宗明義第一句就寫到「This world is ours」,對啊,世界就是青年人的。論歌的話,《Take Heart》的確是一首複雜的歌,他們講到在創作過程中遭遇了很多的傷春悲秋,歌寫好了兩年也沒有對外演唱,他們稱之為「Diamond Song」,鑽了很久才發現是貴寶。在一段關係裡你就是最重要,如何的全心全意。他們的歌曲都是很容易上口。

另一首主打歌《For Love》在Youtube的點擊率挺高,這首歌是講世上各種的愛,他們的歌聲中假聲的處理都比較美、男的聲音雄厚,女人也帶點叛逆,四人的聲底都是不錯的。《For Love》是首抒情的歌,原先這首歌是Acoustic的,其後加入了不同的樂器。不斷的FOR LOVE,FOR LOVE,相當入耳。「Are you even going try to reach me?」透出又期待又等待的愛。也是整張專輯裡最出神的歌,相當的大愛。然而,起初這首歌是沒有過門的,去到瑞典錄音就用了十五分鐘寫好了。

整張專輯裡寫得最快的一首歌是《Rest of your life》,只用了十分鐘。簡約的歌詞「Won’t you spend the rest of life with me」,一句的回應「I’ll be waiting for you」。對於The Sam Willows,真的要講聲「I do」。九首歌曲有兩首是比較輕鬆,旨意亂跳的。分別是《Riverdance》與《Not the only one》,《Riverdance》是在德州巡演時所寫的,因著當地的地理環境而有靈感。《Not the only one》則是希望永不停止地跳下去。 基本上歌曲以快歌為主,就只有《Stay》相對是慢歌。在創作上則是用到最基本的結他chord編曲,A與D為主。而這首歌則是訴說故事,像是電影的配樂般。

他們的音樂與一般歐西的樂隊沒有任何分別,水平也是屬於高的。當新加坡可以出到一隊面向世界的樂隊,想想我們的香港樂壇、華語樂壇,又有那位人兄可以搭上國際的舞台?The Sam Willows是新加坡之光,在國內他們相當受歡迎。未來要想的是新加坡的音樂發展會如何超越我們,港台的確要加把勁。

Text /Dorothy

《超級巨聲》的七年之癢(三)

俗語云:「賣仔莫摸頭」。星夢娛樂的成立也是因為後來的《星夢傳奇》,羅致比賽的勝利者。其後與TVB本身的正視唱片與星煥娛樂合併,才成為了「星夢娛樂」。所以在這間公司內的藝人與TVB的關係相當密切,也是TVB的親生仔女。現在的劇集主題曲離不開由吳若希、許廷鏗、胡鴻鈞主唱。吳若希雖不是選秀出身,但基本上以歌影視三棲發展,也是「星夢」的一姐。那當然她的成就也是靠TVB洗腦式的在劇集播歌而為人熟悉,街知巷聞唱到口臭的《愈難愈愛》被越南藝人翻唱,也是多年來香港的藝人有機會反攻其他國家。還有《眼淚的秘密》也是同樣洗腦。現在TVB的頒獎禮要做成醜角,由十大金曲變成二十大,就連劇集主題曲也有獎。吳若希成功爭取兩度獲得「金曲金獎」,即使她不想要,娘家也要讓她拿,要是她不拿,TVB頒無可頒。

p2020882155

雖然TVB有能力培養藝人,可是舉辦了四屆的《超級巨聲》也要「賣仔」。其中第二季有「小巨肺」之稱的林欣彤與第三季的亞軍馮允謙。林欣彤要媒體追捧出來的歌后,主要是她是節目得到了高分、翻唱的片段廣泛流傳。既然有媒體效果、塑造勵志、夢想的故事,順利成章就賣給了英皇娛樂。可是經過了幾年的發展,如今傳出不獲續約,無處容身。出道五年拿過了新人獎與金曲獎,但事業也未能更上一層樓。圍繞她的緋聞也特別多,什麼出軌劈腿,又聲帶出事、情緒病、厭食症都離不開她。要是她是有市場價值,英皇怎會離棄她。有傳她會加盟王祖藍的公司,但都是後話。從最初的星般光茫到現在醜聞多多,歌唱事業發展未見光明。某程度上英皇還是挺介意女藝人的感情狀況公開,要不阿SA嫁給鄭中基要到離婚才可公佈,而容祖兒的戀情更要到成為熟女才能公開。各種感情的紛擾也可算是她的致命傷。

另一邊廂,鬼鬼地的馮允謙也因著相貌與外型「鬼鬼地」而被垂青。同樣也奪過了新人獎,而他也參演了TVB的劇集。相對英皇現在的男歌手資源主要在古巨基與張敬軒身上,在亞視選秀出身的羅力威在事業未見起色,與師姐容祖兒合唱也不能挽回些少人氣。難道亞視出身就一定難洗亞視味?不過他也算是「萬綠叢中一點紅」,亞視經過了五屆的星光大道,也終於有一個人加入樂壇。與馮允謙一樣兩人都是唱作人,但始終要觀眾認識還是要靠大台。再者香港人有那種「祟洋」的心態,ABC在樂壇最易有觀眾緣。同是英皇人洪卓立為人熟悉的是「問佢死左未」,有段時間肺氣腫,這段新聞為網民的熱話。

與林欣彤傳過緋聞的羅孝勇也加盟了細公司星娛樂,推出過EP。目前在明珠台有主持節目,他有留學背景、操流利英語自然有好處。主持與歌曲事業兩軌發展。而他也曾經發行過一張EP。

四代的《超級巨聲》星途愈來愈黯淡,一個「坤哥」出道五年才得到賞識。而樂壇在消化「多年的新人」,新人可以有多新?韓紅在十大中文金曲中講到她要來香港做「新人」了,新人的定義到底是什麼?《超級巨聲》的七年之癢,說明了星不能做太多,即使冠軍又如何?收視率與集數的每況愈下,不能再有什麼的收視奇蹟,樂壇萎縮。還可以消化多少夢想?再者出碟也不是什麼事,真正「做星」的本錢又去了那裡?如何維持持久力?為何我們還在消化從前華星時代的星,今天的星星在那裡?

《超級巨聲》的七年之癢(二)

零九年,TVB舉辦第一屆《超級巨聲》對撼當時仍有一點競爭力的亞視,當時亞視推出《亞洲星光大道》,而亞視是購入了台灣《超級星光大道》的版權才進行比賽。過往TVB也有模仿的例子,亞視有《今日睇真D》、無線立即弄個《城市追擊》、《全線大搜查》到今日發展成《東張西望》。始終TVB有大台的魔力,輕易找來唱家班、音樂創作人作評審。而《超級巨聲》與《亞洲星光大道》也理所當然成為追夢年青人的平台。而亞視沒有慣性收視,《超級巨聲》的受眾層會比較廣泛。兩個節目同期推出,但事實上TVB並沒有心舉辦節目,沒有想過往後這些選手的發展。有些選秀比賽的優勝者終究會有唱片公司合約一份,而這些比賽得到個獎座與獎品就了事,實際上沒有誠意。

從梅姐的第一屆新秀開始冠軍就是得到唱片公司的青睞,華星就是新秀歌手的聚集之地。許志安、何韻詩、梁漢文、鄭秀文、陳奕迅、楊千嬅等都是華星老友記。千禧年過後,華星倒閉,新秀就冠名給英皇娛樂負責。今天看到的泳兒、鍾舒漫都是這樣出身。直到不知何時,新秀比賽再得不到重視、甚至比賽移到午夜轉播,再沒有冠名。就連優勝者是誰也再得不到重視。要提一提林奕匡,他是07年的《全球華人新秀歌唱比賽》的季軍,但比賽過後寄履歷、DEMO到各大唱片公司也無法圓夢。要等到09年才得到SONY MUSIC的青睞,簽下唱片公司的背後是靠自己的努力。這樣我們去想選秀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嬴了比賽、得不到保障,是叫參賽者有新的開始還是回到舊有的生活?

wnep054p01b_sm245

內地的選秀因著《超級女聲》的成功而在各地方電視台相繼出現,到今日有《夢之星》、《中國好聲音》,這些的舞台不乏「二次選秀者」,有些人更曾經發片。而其中香港《超級巨聲》也有曾經在內地選秀的選手參與其中。《中國好聲音》有造假的成份,它們會招攬一些在香港半紅不黑、又向唱片公司招手。當中Robynn&Kendy、鄧小巧、Killersoap的陳樂基也是比較有知名度的選手,當中前者在香港發片,有唱片公司廠牌。鄧小巧是《超級巨聲》第一代的參加者,在TVB旗下的唱片公司發過歌。現在在這些節目的參賽者有部份也不是一張白紙,硬要把他們塑造成夢想的代言人。

說TVB無心打造這些「巨聲」也不是過份,且看第一代的頭三甲,比賽過後失蹤。第一代的巨聲目前有機會發片、演戲的並不多,其中有將軍澳吳尊之稱的許廷鏗是眾人之中發展得最好,出道五年主要唱唱電視劇主題曲,憑《青春頌》奪得十大金曲。一出道就有與TVB千絲萬縷的唱片公司支持,也憑著他的樣貌與牙醫的正氣形象討得歡心。此外,許廷鏗也不是進入十強的參賽者,驗證了「your face,your fate」的道理。

現在第二代的坤哥憑《愛回家》為人熟悉,同樣是《愛回家》出身的還有林師傑,講到等機會、他與坤哥的情況可謂是不相伯仲。一個木偶哥的角色、六首由他親自作曲的《愛回家》插曲,終於在14年奪新人獎。可是情況不像坤哥幸運,人家等那麼久還未發片。同一家唱片公司,命運也迂迴。同樣是第一代巨聲還有何雁詩,十強不進。但本身可愛的形象、高爾夫港隊的背景,讓她與林師傑都有機會成為14年星夢娛樂旗下的藝人。目前有機會參與拍劇,其中《四個女仔三個BAR》就有活潑的表現。

而第一代的隊長劉威煌曾經在TVB與其他男星組成「Super 4」,但始終紅不起。15年終於去了新的公司,36歲之齡成為「新人」。做藝人,有些東西不能急進,特別是簽了TVB合約,有利有弊的。畢竟TVB的藝員制度提供穩定收入,可是公司不捧紅就只有當閒角。現在「坤哥」的當紅都是因為他在14年的台慶當「棋子」,觀眾對「閒角」產生同情。從而為何15年他能夠橫掃四大頒獎禮的新人獎,有觀眾緣、也有對他產生同情的心理反映,這是現實。那當然有天時、地利與人和。特別是當四大唱片公司的歌手甚少在TVB出現,就只有PLUG親生仔女星夢娛樂的歌了。其餘還有一些參賽者轉型當演員,其中周志文/志康攣生兄弟,唱歌只是一個短暫的路。今屆TVB台慶的視后胡定欣也曾經是新秀選手,經過十多年輾轉去藝訓班,在另一方面也出頭了。

可以批評TVB的節目差、工作環境差,但的確引證了它有很多的資源去養活一班人。可以將他們由零變壹。《超級巨聲》從第一季開播集數與關注度愈來愈少,某程度是選秀的同質化,內地有更大製作、大夢想、香港即使選了什麼也沒有,開始被唾棄。

《超級巨聲》的七年之癢(一)

2015年被譽為是內地音樂界的一個定點–「超女十年」。當日李宇春一個中性化的刺蝟頭風靡萬千少女,更上了時代雜誌封面。原來性別是可以這樣反轉,再加上強勢的投票《超級女聲》的收視勝過第一屆。就這樣李宇春、周筆暢漸漸成為了內地樂壇的中流底柱。十年過去李宇春離開天娛老家,周筆暢成為繼那英後第二個踏上香港紅館的歌手。那一屆超女後,往後的超女成績都比不上前輩。06年的冠軍尚文婕成了時尚天后,打扮以奇葩見稱。09屆冠軍江映蓉除了偶爾出出單曲,基本上也打不進台港市場。更不說11年的小妹妹段林希,本身樣子就是做明星的先決條件,洗不去那種很土的味道。而內地小清新民謠輩出,也不需要這樣的創作歌手。基本上11屆是販賣季軍劉忻的奮鬥,最後一搏的故事。

當吳業坤在無線的《勁歌總選》與《叱吒》台上爆喊,就想起了劉忻。一個有五年見報率、曝光率的人因著發片與簽了唱片公司而成為「樂壇新人」。這件事是很廉價的,其他有唱片廠牌的歌手也沒有如此多見觀眾的機會。雖然現在有網絡有社交媒體,歌手會建立自身的平台,但電視還是最直接接觸各個年齡層的觀眾。也因著與四大唱片公司存有芥蒂,這些公司的歌手除了慈善節目基本上不會在大台出現。而他們的MV會在ATV出現,然而ATV也快結業,有誰看?

TVB-The_Voice

吳業坤在《超級巨聲》出身,其後有機會進勁歌金曲、飲食節目主持,現在還有參演劇集《愛回家》。他在台上講到自己在TVB捱了五年很慘,看著昔日參加比賽的同伴可以發展歌唱事業,而自己未能成事。說到慘,要不是《星夢傳奇》做了十多年茄呢啡的鄭俊弘、鬼妹陳明恩又會有機會圓歌手夢嗎?目前TVB有不少藝人都曾經是歌手,陳展鵬、曹永廉、王浩信,他們又要因懷才不遇而哭嗎?在TVB的《萬千星輝頒獎禮》中,當了二十多年演員的韋家雄終於得獎了,他的哥哥就是韋家輝,大可以靠哥哥搵食。經過生意失敗,做回演員。從一些閒角、智障角色做起,終於要成為男配角。很多時候得獎不代表一切,麥長青拿過了男配角還是經歷過事業的低谷。
每一個機會也應該爭取。超女的劉忻與鄭俊弘的故事也差不多,有機會被唱片公司簽下,前者經過了訓練,出了一首單曲、投閒置散幾年被解約。在北京生活艱難,只好連電視台扮公仔的工作也要接。終於在超女的舞台被賞識,作最後一搏讓自己心死。鄭俊弘是新秀的二強,賽後簽約華星唱片,但公司破產了。唯有加入藝訓班,從低做起。這樣就是十多年,要不是在《星夢傳奇》唱下陳奕迅的《時代曲》為人熟悉也不會有今天。

有些人天生樣子好有條件,有些人只有默默耕耘。即使耕了,也未必會葡萄成熟時。看看近幾年的新人發展成怎樣?又看看年中有多少人會消失在樂壇之中。羅力威早在09年在亞視亮相,好不容易簽下英皇,但歌曲回響不大。SIS樂印姐妹形象老土,15年接近失蹤。糖兄妹已解散。更加不要談謝偉倫、FABEL等等。有些新人只是曇花一現罷了。在音樂圈、娛樂圈生存最重要是遇上伯樂,然後是樣子與歌藝,如何討好你的聽眾、性格是如何煉成,都要用時間去證明。

坤哥拿了叱吒三個大獎不可以證明什麼,只是一個新的起點。在他的演詞只有「葡萄味」,而他的歌也有種「廢青味」。《原來他不夠愛我》談的是一隻觀音兵的故事,男孩有骨氣的話就不用做兵,不需要自憐自作苦情。奈何報紙與他的形象都認為他是這樣的醜角,所以唯有做世界仔。真音樂要有自己的色彩,要有技藝,他需要的是磨練,歌曲更需要故事與情感。社會上的人評論的時候只是看他的故事,而忽略技藝。這對音樂的發展並不好,又要嫌人是K歌,但自己又要追捧。轉眼間由09年到現在TVB的《超級巨聲》迎來七年之癢,坤哥已經比其他寂寂無名的參賽者好運得多。沒有懷才不遇,只有自己如何創造與造化。三年後、五年後,你會在那個位,這都是你自己了。